他睇了一眼紧闭的门扉,暗想:叶芷宁,你给我等着,总有一天我会收拾你。

叶芷宁笑得差点背过气去,她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,真难得见到容羿寒吃鳖的样子。

叶芷宁拭了拭眼角溢出的泪水,第一次觉得,别扭时的容羿寒其实也挺可爱的。

笑过之后,叶芷宁意识到自己现在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她连忙翻身下床,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,就拉开门出去了。

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,走廊里的墙壁上绘着壁画,像是某个宗教的信仰图腾。

叶芷宁左右看了看,向有楼梯的一边走去,下得楼来。

楼下一个大大的客厅,客厅的摆设极是雅致,可看出这栋别墅的主人的品味不凡。

客厅里没人,她望向落地窗外,一眼就看到容羿寒斜倚在一棵樱花树下。

头上樱花飞舞,他沐浴在一片花雨之中,白衣胜雪,飘然出尘。

叶芷宁不由得看痴了,直到身后传来促狭的咳嗽声,她方惊得回过神来。

回头望去,她眼前蓦然一亮,掠过一抹惊艳的神色,惊艳之后又觉得莫名熟悉。

眼前女子温婉如水,精致绝伦的脸上蕴着一抹浅淡的笑意,眉眼弯弯,正闪烁着促狭的光芒。

她往窗外望了一眼,打趣道:“容大哥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,也难怪你会看痴了,不过可惜太冷了,你怎么御寒的?”

女子的思路转得太快,叶芷宁一时没能跟上,呆在当场,半晌愣愣的回:“我穿了防寒服。”

女子“扑哧”一声乐了,“你真有趣,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此时容羿寒察觉到屋里投射而去的视线,他侧过身来,就看到窗前立着的两个女人。

眸光移到叶芷宁身上时,他眉头不自觉的拧紧,轻哼一声,转过头去不理她。

叶芷宁明白他在气什么,嘴角控制不住地上扬。

女子的视线在两人间徘徊,终于决定放弃去探寻。

她挽着叶芷宁的手,说:“你们饿了吧,我熬了些粥,吃完饭,我让我老公送你们回曼哈顿。”

闻言,叶芷宁吃了一惊,眼前这个小姑娘顶多20岁,她都有老公了?

这什么世道?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不告诉你,年龄是女人的秘密。”小姑娘嘴一噘,得意的笑。

叶芷宁汗,也不再追问。

吃饭时,叶芷宁从他们三人的对话中隐约知道昨晚发生的事。

昨晚容羿寒背着熟睡的她走了几分里,才遇上正好从娘家回来的莫氏夫妇。

男主人叫莫擎天,而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叫景承欢。

两人的性子一冷一热,跟她与容羿寒倒有几分相似。

而唯独不相似的是,莫擎天每每看着景承欢的目光总是含着情意。

吃完饭,景承欢闹着要送他们,莫擎天冷着脸让她看家,小姑娘嘴噘得老长,最后还是听话的乖乖留在家里。

临走时,叶芷宁看着她依依不舍的送他们到门外。

虽然她们只见过一面,但是她感觉自己认识她很久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