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个案桌是读书写字用的?”

宋彪也不说出不出,直直的看着苗原春问。

“是啊。”苗原春点头。

“出过官儿。”然后宋彪又喃喃道。

一听他说这话,苗原春心下打突,有预感这金丝楠木的案桌是要收不着了。

还不了解宋彪的颜卿,不知道他这么嘀咕是什么意思,苗原春心中有数。

“这张案桌不出,多少银子都不出,留着给我儿子读书用,以后也当官。”

果然,下一刻就听宋彪一锤定音,注定了他收不着这等好物件。

宋彪现在虽然不是大富大贵,但也没到缺银子使的地步。

如今他成婚了,可不比从前孤家寡人一个吃算加不饿,有好东西他还还是想留着的。

更何况,他心心念念的就是生儿子,然后让他儿子读书,好改换门庭。

这张案桌价值不凡,还有些意义,宋彪有这种想讨个好彩头的想法也实属正常。

虽然十分可惜,但人家不出也没得办法。

叹一声,苗原春转头又问起别的。

“案桌不出,其他的呢?

这扇屏风你要出的啊,给这个数。”

说着,苗原春冲宋彪比了手势。

宋彪回头对一直跟着没说话颜卿抬了抬下巴,问她,“你要喜欢就留下。”

这种东西,他一个大男人肯定被不喜欢的,别说是遮挡个什么了,风雅个什么了,他还嫌当着他的视线,碍眼。

颜卿微微有些愣怔,她没想到宋彪会来询问自己的意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