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衍眠面不改色地看着两个错愕的儿子,一副袒护自己女儿的模样。

“饿了吧,染染,别怪你哥哥们,他们也是怕你再被欺负。”

楚父带着女儿往外走,大有一副不要和他们俩人计较的模样。

“爸,封烃是不是和我们家什么过节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楚染抿唇想了一会儿,摇头笑了笑,“没事!——对了,我在冰乐城见到洛裳了,她似乎已经适应现在的生活了。”

比起初见时候的陌生疏离,楚染觉得她柔和了很多。

楚父不经意地掩饰掉眼底的情绪,“嗯,她很优秀。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楚染觉得楚父的情绪似乎有些波动。“这次回来还要去祈南吗?”

楚染摇摇头,“不去了,老师说那边的工作差不多结束了,让我先回来筹备文物展的事。”

“真的不是因为封烃那小子?”楚父慈爱地摸了摸楚染的头,话说回来,抛开三年前的事,封烃那小子还算优秀,封家老头也派人过来探过话,但封家太复杂,他不想女儿余生都在权谋的漩涡中挣扎,毕竟当年封烃母亲的事

罢了,说这些做什么,反正他那几个儿子也不会想要封烃做他们的妹夫。

楚染无奈地望向父亲,“您不是已经问过老师了吗?”

楚父轻咳两声,掩饰住自己的尴尬。

“爸,您一直教育我们做人要懂得感恩,您看洛裳救了您,您为了感谢她,把她带回来给她一个家。同样的,封烃也救了我,即便我是为了他回来也情有可原吧?再说,我和他真的没什么。”

“咳,咳咳那能一样吗?”楚父神色有些怪异。

楚染不解地看着他,“有什么不一样?难道我也要认封烃当干儿子?”她倒是不介意,就怕封烃不会同意,封家更不会同意!

话刚说完,楚染就吃了一记爆栗,楚父哭笑不得地拍了怕她的脑袋,“你这孩子,胡说八道什么。”

“阿嚏~~~”

一个清冷俊逸的男人坐在轮椅上,突然重重打了个喷嚏,吓得身后的人急忙停下来,俯下身子问:“少爷,是不是感冒了?我再回去给您拿一条毯子?”

“不用!”

轮椅上的人正是偷跑出来的封烃。

炽屿小心翼翼推着轮椅,司医生把少爷看得特别紧,生怕他一个脑抽了跑去楚家乱来,还有他的伤原本养得好好的,就因为他乱来伤口都裂开了几次。

“其实少爷不用亲自过去,这种小事您”

封烃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下去,“人在哪里?”

“人已经送到了芳华雅苑。”

芳华雅苑是封烃回国后住的地方,远离封家,也远离市中心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