慕何眼边的余光缓缓收紧,直到圈满了席有幸的整张面容。

席有幸微垂着眼睫,神色意外地舒静专注。

她的脸上还带着今天那场戏里化的暖系妆面,在这一刻,显得更令人想要亲近。

慕何突然轻按下席有幸正在捂药瓶口子,准备继续倒药油的手。

席有幸一怔,不解地要问,却见眼前迅速地覆来一片暗影。

紧接着,她的嘴角被一份温热微沉的力量压住。

慕何的薄唇点在她的唇边,和她相贴相依。

只见她充满惊异的瞳孔一下子颤动睁大,他们的呼吸瞬间缠绕成一团。

他吸去席有幸明显慌张青涩的薄气,拂回的是他自己乱中持稳,坚定地再近一步的呼吸。

渐渐的,他感到身心舒快了许多,那些什么师徒的流言蜚语都能被他和她之间的这个吻化消。

“你……以后注意和容经年保持距离。”慕何轻声地叹出这一句,是真的对席有幸不肯公开关系的坚持作了让步。

席有幸没有理会他的话,不知道听没听见,整个人仿佛怔得厉害,眼神泛着无措,一动也没动。

慕何的眼里更见深暗翻涌的情念,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席有幸。

最终清楚地看见她白净冷艳的一张脸,漫出了漂亮的霞彩。

只不过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,就能牵引出那么动人的颜色。

慕何喉咙顿时发干,罕见昏糊的头脑里不停地跳出讨好妻子的想法。

那想法催促着他开口,更催着他身体前倾靠近,再次覆住了席有幸的唇。

他正面吻着她,鼻尖与她相蹭,感受着她同样迷乱的气息,吻的力度依旧温缓体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