爹爹怎么可能会造反?镇国侯府怎么会被满门抄斩?!

“不可能!”沈嫱猛的一把推开颜若初。

颜若初稳住身体,笑声尖利得直入人心:“姐姐,妹妹把真相告诉你,你怎么不领情呢?”

“姐姐不是一直见不到家人吗?这是因为,镇国侯府除了你和你的贱婢,一百六十六口人都被砍了,就在你的大婚之日,他们全死了……”

沈嫱眉头紧锁,嘴唇几乎抿成一线,心如雷震。

她想起爹爹和娘亲,还有她才几个月大的侄儿……

那个梦,竟是真的吗?

“不……”她竟呕出一口血来。

“娘娘……娘娘你怎么了?”

新翠吓得赶紧抱住沈嫱,朝人道:“快去找太医!”

将沈嫱的反应瞧在眼中,颜若初一声冷笑,朝着身边的丫鬟递了个眼色。

她提裙走到沈嫱面前:“沈嫱,皇上根本不喜欢你,娶你,只是为了得到镇国侯府的势力,而现在留着你,是为了安抚那些追从镇国侯府的贱民。”

沈嫱一双明眸的眸子顷刻被恨意染得鲜红:“颜若初!我要杀了你!”

她撑起身体,朝颜若初扑了上去。

攸地,还未碰到,颜如初就衣衫凌乱、梨花带雨的摔倒在地。

“沈嫱,你在干什么?”

低沉的怒吼声从殿门口传来,直刺耳膜。

沈嫱木讷的转头。

殿门口,赵君临身着一袭金丝镶边的明黄色龙袍,挺拔坚毅恰似苍苍松柏,正是记忆里那个救了自己的少年郎。

可是……

这样的他,竟狠得下手去杀了她沈家全家!

沈嫱心中犹如被剜了个大洞,被狂风吹得呜呜作响。

赵君临几步跨去,扶起颜若初,拉下她捂着右脸的手,上面已红肿了一片。

“皇上,初儿是不是毁容了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